<tbody id="5w57r"></tbody>
  • <li id="5w57r"><acronym id="5w57r"></acronym></li>
    <th id="5w57r"></th>

      <s id="5w57r"><acronym id="5w57r"><u id="5w57r"></u></acronym></s>
      <em id="5w57r"></em>
      
      
      <button id="5w57r"><acronym id="5w57r"></acronym></button>
      <button id="5w57r"></button>
      <em id="5w57r"></em>
    1. <progress id="5w57r"></progress>

      饑腸轆轆原來是那么的難熬

      發布時間:2019-01-17 15:45    

      饑腸轆轆原來是那么的難熬

      我領頭四(4)集體逃學事件之后沒多久,又在鐵路食堂因自作孽而挨了半天餓,第一次嘗到饑腸轆轆的難熬之味。那是1962年上半年春夏之交的陰濕日子,三年饑荒的最后幾個月,班主任趙寶珍老師產假期滿回班任教了。

      那天中午,我與往常一樣去杭州鐵路城站福利館食堂吃飯,鐵路二小、四小的眾多學生蜂擁而來、涌進一樓學生餐廳,買飯的隊伍快要到門廳的大門外。我看到我姐姐已經排在倒數十幾個人的位置,不算最后。她叫住了我,讓我去占兩個座位,由她來排隊買飯。我們姐弟倆在食堂相遇時經常這樣做。

      走進福利館食堂門廳,左側是上二樓職工大餐廳的樓梯。樓梯下的空間被封閉成一個小票房,專職從事糧票和油票的兌換。與一般公共食堂不同,福利館是用現金購買飯菜的,但必須將政府發放的糧票和油票兌換成福利館的專用糧油票,糧票按十六兩制兌換,售飯窗口的米飯按一分錢一兩出售。油票兌換有點復雜,將每個居民每月的定額油票(5兩)按月份的大小分攤,每天兩張,供中晚兩餐,一盆菜一張油票,早餐不用油票,大月62張,小月60張,潤2月58張,平2月56張,然后再決定當月每兩油票兌換食堂油票的張數。外地人出差來杭州,用浙江省或全國流動糧票兌換食堂糧票,可按杭州一般成年市民的月度定額糧票折算成規定數量的食堂油票進行搭配。若一日三餐都在福利館用餐,一旦多吃一盆菜、請客他人吃一盆菜或遺失一張油票,那么當月就有一餐飯只能干嚼白米飯,沒菜吃。若上街吃飯,油票可免,但糧票仍要,還要付高價排隊等候。那個年代借糧票比借錢難,借油票比借糧票更難。那天,我苦熬了半天饑餓,就是因為舍不得珍貴的一張油票。

      我走進餐廳,找了張有兩個空位的桌子,占好位置坐下來等姐姐。餐廳的最里側是售飯小廳。那位維持秩序的高個子的威嚴叔叔沒來,排隊秩序有點亂,常因有人插隊而引起后面學生的怒斥和扯拉。我們那個年代忌諱“男女授受不清”,平常男女生之間總要保持適當距離,但福利館食堂排隊時,這個規矩破了,不管相互認不認識,隊伍前后的男女生個個都貼身緊緊相挨,防止插隊者鉆空子。

      買飯的隊伍緩慢地向售飯廳窗口挪動,買好飯的學生端著青菜蓋澆飯的盤子陸續從售飯窗口走向餐廳。幾百人清一色的青菜蓋澆飯,沒有其他菜肴可選擇,青菜價格5分錢,米飯數量由購買者自定。各餐桌的空位很快被坐滿了,后來者端著盤子找個有座位快要吃完的學生背后站著,等人家吃完飯站起來時,趕快搶著坐下。有等不及的人,干脆站著吃飯。我霸占著兩個位置,死不讓人,老與別人發生爭執。餐廳里越來越擁擠,買飯隊伍越排越長。多日陰濕的天氣,使得餐廳水磨石地面總是濕漉漉的,走路很容易打滑。擁擠、嘈雜、潮濕,餐廳里是那么的烏煙瘴氣。

      好長時間過去了,我看到姐姐隨隊伍從門廳緩慢挪進餐廳,又緩慢挪進售飯小廳,她被隊伍前后學生緊緊地擠壓著,誰要想插隊還真有點難。焦躁不安的我,感到肚子越來越餓,急切盼望姐姐早點將買好的青菜蓋澆飯端過來。在那個年代,我每到飯前一個小時就開始有饑餓感,很少有飯后飽脹的感覺。

      姐姐終于來了,手端兩盤青菜蓋澆飯,從擁擠的人群里磕磕碰碰,邊擠邊找我,我真想前去接一把,可不能,我若一離開座位,兩個座位都會被站著吃飯的學生搶坐,我只能死把兩座位,舉手向姐姐打招呼,伸長脖子望著逐漸靠近的姐姐。

      突然,姐姐的腦袋在擁擠的人群里往下消失了,緊接著是重重的“噗通”聲,又是盤子落地的“嘩啦”聲——她滑到了!我顧不得座位的霸占,趕快跑過去,只見姐姐雙腿跪地,雙肘也撐著地面,兩盤青菜蓋澆飯撒落在地,顯然,在摔倒的過程中,她還努力保護著這兩盤飯菜,以致雙膝蓋雙肘撐地,瓷盆沒打破,傾翻兩盆飯菜聚集在地面,沒有過度撒開。餐廳里一陣轟動,擁擠的人群為摔倒的姐姐騰出了空間,好幾個男女學生驚呼:“吔!這個姑娘兒摜倒(杭州方言‘摔倒’的意思)了!兩盤飯都倒掉了!”那個年代,見飯菜撒地誰都會覺得心疼。

      我本應該趕快攙扶姐姐站起來,可不明事理的我,卻向姐姐發怒了,那么沒用,好好兩盆飯給撒了,看看那排隊買飯的隊伍,還那么長長,挨近大門口,重新排隊買飯等到何時?最可惜的是兩張油票報廢了,兩餐飯的吃菜資格沒了。再回頭又一看,自己剛才長時間搶占的兩個位置已經被別人坐下了。我更是火往上冒,對正在艱難起身的姐姐怒吼:“我不吃了!”氣呼呼地轉身離開福利館食堂,直奔學校。

      由于沒吃飯,中午回校比較早,午餐后返回教室的同學沒到幾個。饑餓讓我有點心神不定,我沿教室課桌間的走道無目標地轉悠,走到后門口最后一張課桌,見左側靠走道的抽屜口有兩只白饅頭。那是趙雅珍的座位,她家就在學校近旁的羊線弄口,也許是她母親不在家,中午沒做飯,拿了兩個饅頭就來校了?現在她又什么事外出一下?

      饑餓的我,嘴巴饞極了,忍不住蹲下身子觀察研究這兩只饅頭,覺得饅頭個子不大,不像是福利館食堂十六兩制二兩一只的大饅頭,大概是市場上十兩制一兩一只的饅頭。我當著教室同學的面大喊大叫:“這里有兩個饅頭啊,我吃一點吧!”伸手掐了米粒大那么一點饅頭皮塞進自己的嘴巴,雖然就那么一點點,但饑餓的我,覺得味道太好了!真想拿一個饅頭塞進嘴巴。當然,理智不允許我這樣做,只能嘴巴說說,過過干癮,立身走開。

      ?過了大約20來分鐘,趙雅珍回教室了,她突然大喊:“我的饅頭呢?我的饅頭到哪里去了?我中飯還沒吃呢!”我大吃一驚,誰那么缺德,真偷那兩只饅頭啦?教室里的同學都愣住了,趙雅珍環視了每個同學以及前面各課桌的抽屜,沒有任何結果。不一會兒,趙雅珍跌坐在自己的座位,趴倒在自己的課桌上嚎啕大哭。

      趙雅珍哭了?!同學們都直愣愣地看這她。我們班二下年級少先隊成立以來一直到畢業,趙雅珍年年被當選為大隊委員,她入學比法定7周歲晚了兩年,比班里絕大多數同學大兩歲,是位大姐姐。她長得高挑俊美,知書達理,唱歌跳舞天資超群,體育運動不遜于男生,除了圖畫平凡些,各門功課成績長期保持頂尖。她關心集體,愛護同學,處處以身作則,以自己的行為表率在同學中享相當威望,歷任班主任,常委托趙雅診代管全班自修課秩序,盡管我和部分好動男生受她管轄覺得不自在,但全班沒有不服她的同學,全校沒有不喜愛她的老師。她的嚎啕大哭給我帶來極大的震驚,如同看到親屬長輩的哭泣,深感不安,甚至有點恐慌。也許在場的同學都與我有同樣的感覺,大家無聲圍觀著她,眼神好像都有點發直。我為自己剛才公開掐過那么一點饅頭皮而尷尬,內心有著說不出的滋味。

      進教室的同學漸漸地多起來了,面對大哭的趙雅珍,同學們互相低聲詢問。有同學去辦公室告訴班主任趙寶珍老師了。過一會兒,有個男生進教室,對我說:“張民獻,肖菊蘭剛才告你,說趙雅珍的饅頭是你偷的!”我立刻火冒三丈,大聲喝道:“什么?!我偷的?!肖菊蘭在哪里?”那同學說:“在趙老師辦公室里?!?/p>

      我已經饑餓乏力了,加上憤怒,四肢有點顫抖了。我準備與肖菊蘭大吵一場。肖菊蘭不是好惹的女生,與她吵架要有所準備。

      肖菊蘭從后門進教室,我厲聲責問:“肖菊蘭!你說是我偷了趙雅珍的饅頭?!”我狠狠地盯著她,準備迎戰她的利嘴回擊。不料她心平氣和,慢悠悠地回答:“沒有——,我沒說你偷的——,我說你挖了那么一點點——”她做了個“OK”型的手勢,表示是“一點點”。我對她的火頓時發不下去了,她沒有說錯,而且又那么心平氣和。無奈,只能白她一眼。

      趙雅珍漸停了哭泣,很快,上課鈴響了,教室一片寧靜,下午第一節課開始了。記不清那天下午上什么課,反正不是語文算術主課。饑餓讓我難以集中精力,回想中午被姐姐傾翻的青菜蓋澆飯,好饞啊,現在能吃到這盤飯菜多好!我幻想著家里早上的水煮泡飯,就著霉豆腐、醬菜,是多么的可口!星期天是我母親常會帶我們做餃子,或者自己發面做煎餅,我對面食的愛好超過了大米飯,我真希望那些可口的面食立即展現在我面前。以前我家常能吃到雞鴨魚肉,現在很罕見了,過年了這些葷菜國家略有配給,還能吃到有限的年糕和粽子。不知什么時候又能常吃這些美味的葷菜?……吃,是多么的美好!吃、吃、吃……除了回憶吃的美好,我腦子一片空白……

      肚子咕咕直叫,胃里一陣陣地發熱……

      下課鈴響了,同學們活蹦亂跳地到教室外玩,我兩腿軟軟的,總想往肚子里裝點什么。對,喝開水。我拿起杯子去教室外的開水缸打開水,連喝三杯,肚子脹脹的,可饑餓感一點沒減輕。下一堂課又開始了,注意力比前一堂課更難集中。要命的是三杯水很快化成小便了,課上到一半,小便急起來了,急切地等待下課。煩躁不安的我時時無目標地環視全班同學,眼睛掃到了教室后門口的趙雅珍,見她哭泣過的眼睛還有點紅腫,但她很安靜。我略微有點安慰,因為正在挨餓的不止我一個。見趙雅珍那么寧靜,猜想是不是女生胃口小,不會像我那么餓得難受?

      又下課了,我盡量克服雙腿的疲軟急奔廁所,把緊憋著的小便盡快放掉……

      放學了,疲軟的我與同學們排隊回家,真想路上買些糕點食品,可那天我小錢包里有糧票沒有糕點票,買不了糕點,用糧票買的饅頭包點只在早晨有,下午傍晚包點鋪都關門(所謂糕點票,是每個居民每月的定額糧票中扣出半斤,改為5張糕點票,用于食品店的糕點購買,一般一張糕點票買一塊糕點。當時小學生的月定額糧票是24斤)。走到望江門十字路口,那里有家羊市街飲食店,還沒到供應晚餐的時間。我繼續忍著饑餓跟著放學隊伍去任于新家學習小組完成課外作業。晚上回家。

      姐姐回來了,見到我便責問:“你去哪里啦?中午吃什么啦?”

      “我中午沒吃?!蔽一卮?。

      “你這個人怎么那么特里特別的,???”姐姐又責問。

      我爭辯:“難道要再排一次買飯?油票一餐飯一張,不夠用怎么辦?”

      “這也要你擔心???到時候總有辦法的嘛?!?/p>

      “那你中午又重新排隊買飯啦?”我問。

      “沒有,我把地上的兩盤飯菜沒有粘在地面的扒了起來,我一個人吃剛好?!?/p>

      聽了姐姐這個回答,頓時對她產生了歉意,后悔自己中午真不該對她發脾氣走人,反害得自己餓到現在,還差點挨偷饅頭冤枉。

      母親回來了,姐姐告了我的狀,我服服帖帖地挨了母親的訓,特別溫順,努力掩蓋發軟的雙腿,積極為母親做晚飯菜打下手。

      好不容易等到了開飯,享用了我有生以來最美的一頓晚餐。

      Copyright ? 2018 食堂售飯機 浙ICP備16004969號
      出租自己,租人过夜app可租女睡觉,租人平台,租人服务app_首页